FC游戏站-0769游戏站欢迎你

当前位置:FC游戏站-0769游戏站 > 游戏资讯 > FC游戏攻略 >  『FC』国学经典之《三国志》导读第一百五十一讲:吴书·顾雍传

『FC』国学经典之《三国志》导读第一百五十一讲:吴书·顾雍传

时间:2021-05-04 来源:未知 人气:

三国志》是由西晋陈寿所著,记载中国三国时代历史的断代史,同时也是二十四史中评价最高的“前四史”之一。三国志最早以《魏志》、《蜀志》、《吴志》三书单独流传,直到北宋咸平六年(1003年)三书已合为一书。



顾雍字元叹,吴郡吴人也。蔡伯喈从朔方还,尝避怨於吴,雍从学琴书。州郡表荐,弱冠为合肥长,后转在娄、曲阿、上虞,皆有治迹。孙权领会稽太守,不之郡,以雍为丞,行太守事,讨除寇贼,郡界宁静,吏民归服。数年,入为左司马。权为吴王,累迁大理奉常,领尚书令,封阳遂乡侯,拜侯还寺,而家人不知,后闻乃惊。黄武四年,迎母於吴。既至,权临贺之,亲拜其母於庭,公卿大臣毕会,后太子又往庆焉。雍为人不饮酒,寡言语,举动时当。权尝叹曰:“顾君不言,言必有中。”至饮宴欢乐之际,左右恐有酒失而雍必见之,是以不敢肆情。权亦曰:“顾公在坐,使人不乐。”其见惮如此。是岁,改为太常,进封醴陵侯,代孙邵为丞相,平尚书事。其所选用文武将吏各随能所任,心无適莫。时访逮民间,及政职所宜,辄密以闻。若见纳用,则归之於上,不用,终不宣泄。权以此重之。然於公朝有所陈及,辞色虽顺而所执者正。权尝咨问得失,张昭因陈听采闻,颇以法令太稠,刑罚微重,宜有所蠲损。权默然,顾问雍曰:“君以为何如?”雍对曰:“臣之所闻,亦如昭所陈。”於是权乃议狱轻刑。久之,吕壹、秦博为中书,典校诸官府及州郡文书。壹等因此渐作威福,遂造作榷酤障管之利,举罪纠奸,纤介必闻,重以深案丑诬,毁短大臣,排陷无辜,雍等皆见举白,用被谴让。后壹奸罪发露,收系廷尉。雍往断狱,壹以囚见,雍和颜色,问其辞状,临出,又谓壹曰:“君意得无欲有所道?”壹叩头无言。时尚书郎怀叙面詈辱壹,雍责叙曰:“官有正法,何至於此!”雍为相十九年,年七十六,赤乌六年卒。初疾微时,权令医赵泉视之,拜其少子济为骑都尉。雍闻,悲曰:“泉善别死生,吾必不起,故上欲及吾目见济拜也。”权素服临吊,谥曰肃侯。长子邵早卒,次子裕有笃疾,少子济嗣,无后,绝。永安元年,诏曰:“故丞相雍,至德忠贤,辅国以礼,而侯统废绝,朕甚愍之。其以雍次子裕袭爵为醴陵侯,以明著旧勋。”



【译】顾雍,字元叹,吴郡吴县人。蔡伯喈从朔方回来后,曾到吴县躲避仇家,顾雍向他学习琴粤书籍。州郡上表推举他,二十岁时就任合肥县县长,后转任娄县、曲阿、上虞,任所都有政绩。孙权兼任会稽太守,不到郡府任职,就让顾雍做郡丞,代理太守职任,征讨消除贼寇,郡内安定下来,官民都顺服他。几年后,他入朝任左司马。孙权做吴王时,顾雍渐渐升任为大理奉常,兼任尚书令,封为阳遂乡侯,后回到府衙。而家中人都不知道他被封侯,得知后才感到惊奇。黄武四年(公元225年),顾雍到吴郡迎接母亲。母亲到达后,孙权前往庆贺,亲自在庭中向他母亲行拜礼。公卿大臣们都参与聚会,后来太子又前往庆贺。顾雍为人从不饮酒,寡言少语,举止得当。孙权曾感叹地说:“顾君不说话,一旦说话必在理。”到宴饮欢乐之时,身边的人都担心酒后言行有失而顾雍见怪,所以不敢纵情任性。孙权又说:“顾公在这里,大家不敢作乐。”他让人敬畏到此地步。这一年,顾雍改任太常,晋封醴陵侯,代替孙邵担任丞相,兼管尚书事。他所选择任用的文武官午安都能尽忠职守,心中没有不满之情。他常到民间探查,如有政事上应施行的地方,就当即秘密上报。如意见被采纳施行,就说是君主的功劳,如果未被采纳,也始终不表露其中情况。孙权因此很是敬重他。凡他在朝堂中有所陈述建议,言辞神色虽然恭顺,但坚守己见。孙权曾咨询朝政得失,张昭趁机将自己收集到的意见陈述出来,有认为法令太严,刑罚过重,应该有所免除降低的意味。孙权默然不应。他回头问顾雍:“您认为怎样?”顾雍回答说:“我所听到的情况,也像张昭说的那样。”由此孙权才讨论案件减轻刑罚。过了一段时间,吕壹、秦博担任中书,主管审核各官府和州郡上报的文书。吕壹等因此逐渐作威作福,于是开始设置机构卖酒、修建关隘征税牟取暴利,检举罪过纠发奸邪,细微小事也上报朝廷,又加重案情加以诬陷,诋毁大臣,排斥陷害无辜之人,顾雍等人都曾被举报,并因此被谴责。后来吕壹奸邪之罪暴露,收押在廷尉府中。顾雍前往审理此案,吕壹以囚犯身份见顾雍,顾雍神色宽和,问他言辞情状。临走时,又对吕壹说: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了吗?”吕壹磕头不兴。当时尚书郎怀叙当面辱骂吕壹,顾雍责备他说:“官府明文法令,何必如此呢?”顾雍做丞相十九年,享年七十六岁,赤乌六年(243)去世。起初病情轻微时,孙权命令医官赵泉前去诊视,又以他的小儿子顾济为骑都尉。顾雍得知这个任命,悲伤地说:“赵泉善于诊别生死,我必会一病不起,所以皇上想让我亲眼看到顾济被任命。”孙权身穿素服亲自吊唁,谥号为“肃侯”。顾雍长子顾邵早亡,次子顾裕身患顽疾,少子顾济继承爵位。顾济无后,所以爵位断绝。永安元年(258),孙休下诏说:“已故丞相顾雍,品德至高,忠诚贤明,以礼仪辅佐国事。但他的爵位后继无人,朕非常痛惜,现以他的次子顾裕继承爵位,为醴陵侯,以表彰顾雍过去的功勋。”



邵字孝则,博览书传,好乐人伦。少与舅陆绩齐名,而陆逊、张敦、卜静等皆亚焉。自州郡庶几及四方人士,往来相见,或言议而去,或结厚而别,风声流闻,远近称之。权妻以策女。年二十七,起家为豫章太守。下车祀先贤徐孺子之墓,优待其后;禁其淫祀非礼之祭者。小吏资质佳者,辄令就学,择其先进,擢置右职,举善以教,风化大行。初,钱唐丁谞出於役伍,阳羡张秉生於庶民,乌程吴粲、云阳殷礼起乎微贱,邵皆拔而友之,为立声誉。秉遭大丧,亲为制服结绖。邵当之豫章,发在近路,值秉疾病,时送者百数,邵辞宾客曰:“张仲节有疾,苦不能来别,恨不见之,暂还与诀,诸君少时相待。”其留心下士,惟善所在,皆此类也。谞至典军中郎,秉云阳太守,礼零陵太守,粲太子少傅。世以邵为知人。在郡五年,卒官,子谭、承云。
【译】顾邵,字孝则,博览群书,喜好品评人物。他年少时与舅舅陆绩齐名,而陆逊、张敦、卜静等都在他们之下。从州郡贤士到四方俊杰,都与他相见来往,有的与他交谈议论就离开,有的与他结交深厚才分别,他声名愿播,远近称颂。孙权将孙策的女儿嫁给他为妻。顾邵二十七岁时,离家担任豫章郡太守。他到豫章,刚下车就去祭祀前代贤士徐孺子的坟墓,优待他的后人;同时禁止那些不合礼仪过分祭祀的祭奠。部下吏役中资质良好的,就令他们去读书,选取先进优异你,提拔他们的职位,以此崇尚推广教化,使当地风俗大为改善。当初,钱塘人丁讠胥出身于军旅,阳羡人张秉出身于普通百姓,乌程人吴粲、云阳人殷礼来自低贱家庭,顾邵都提拔他们并与他们亲近,为他们树立声名。张秉遇到父母大丧,顾邵亲自穿着丧服束上麻带去吊唁。顾邵当前往豫章,临行前,适逢张秉生病,当时送行的有上百人,顾邵向宾客道歉说:“张仲节生病,苦于不能来与我告别,我也遗憾不能见到他,暂且让我回去与他辞行,各位稍待片刻。”他留心下层贤士,以善相待,就像如此。丁讠胥官至典军中郎,张秉官至云阳太守,殷礼官为零陵太守,吴粲官任太子少傅。世人都认为顾邵能鉴别人才。他在郡任职五年,于官任上去世,他的儿子顾谭、顾承。



谭字子默,弱冠与诸葛恪等为太子四友,从中庶子转辅正都尉。赤乌中,代恪为左节度。每省簿书,未尝FC下筹,徒屈指心计,尽发疑谬,下吏以此服之。加奉车都尉。薛综为选曹尚书,固让谭曰:“谭心精体密,贯道达微,才照人物,德允众望,诚非愚臣所可越先。”后遂代综。祖父雍卒数月,拜太常,代雍平尚书事。是时鲁王霸有盛宠,与太子和齐衡,谭上疏曰:“臣闻有国有家者,必明嫡庶之端,异尊卑之礼,使高下有差,阶级逾邈,如此则骨肉之恩生,觊觎之望绝。昔贾谊陈治安之计,论诸侯之势,以为势重,虽亲必有逆节之累,势轻,虽疏必有保全之祚。故淮南亲弟,不终飨国,失之於势重也;吴芮疏臣,传祚长沙,得之於势轻也。昔汉文帝使慎夫人与皇后同席,袁盎退夫人之座,帝有怒色,及盎辨上下之仪,陈人彘之戒,帝既悦怿,夫人亦悟。今臣所陈,非有所偏,诚欲以安太子而便鲁王也。”由是霸与谭有隙。时长公主婿卫将军全琮子寄为霸宾客,寄素倾邪,谭所不纳。先是,谭弟承与张休俱北征寿春,全琮时为大都督,与魏将王凌战於芍陂,军不利,魏兵乘胜陷没五营将秦晃军,休、承奋击之。遂驻魏师。时琮群子绪、端亦并为将,因敌既住,乃进击之,凌军用退。时论功行赏,以为驻敌之功大,退敌之功小,休、承并为杂号将军,绪、端偏裨而已。寄父子益恨,共构会谭。谭坐徙交州,幽而发愤,著新言二十篇。其知难篇盖以自悼伤也。见流二年,年四十二,卒於交阯。承字子直,嘉禾中与舅陆瑁俱以礼徵。权赐丞相雍书曰:“贵孙子直,令问休休,至与相见,过於所闻,为君嘉之。”拜骑都尉,领羽林兵。后为吴郡西部都尉,与诸葛恪等共平山越,别得精兵八千人,还屯军章坑,拜昭义中郎将,入为侍中。芍陂之役,拜奋威将军,出领京下督。数年,与兄谭、张休等俱徙交州,年三十七卒。



【译】顾谭,字子默,二十岁时和诸葛恪等同为太子四友,从中庶子转任辅正都尉。赤乌年间,他替代诸葛恪担任左节度。每次次次阅账簿,还未下筹计算,只是屈指心算,就能将其中错谬之处全部找出,手下官员们因此很佩服他。他被加任奉车都尉。薛综做选曹尚书时,坚持让位给顾谭,说:“顾谭心思细腻行事慎密,通晓道义,明析微情,才华过人,德行合于众望,这些实在不是我可以相比的。”后来顾谭还是替代了薛综。祖父顾雍去世几个月后,顾谭担任太常,接替顾雍兼理尚书事。当时鲁王孙霸深受恩宠,与太子孙和抗衡,顾谭上疏说:“为臣听说有国有家者,必须明确嫡庶的区分,区别尊卑的礼节,使高下有别,等级不能逾越。这样则骨肉之间的恩情才能产生,断绝非分的念想。过去贾谊陈数治国理政的大计,评论诸侯的势力,认为他们势力过大,即使是亲属也一定有逆犯名节的弊端;势力弱小,虽是疏远之人也一定有保全自身的福祚。所以淮南王是汉文帝的亲弟,不能永享封国,就因为权势过重;吴芮是外臣,却将长沙王位流传后代,就得在权势微小。过去汉文帝让慎夫人和皇后同席,袁盎撤去慎夫人座位,文帝脸带怒色,等到袁盎辨析上下尊卑的礼仪,陈述戚夫人成为‘人彘’的教训,文帝怒气消减,慎夫人也醒悟过来。现在为臣陈述这些,并不是有所偏私,实在是想让太子安定而使鲁王受益!”因此孙霸与顾谭生了嫌隙。当时长公主的丈夫卫将军全琮之子全寄是孙霸的宾客,全寄向来行为偏斜,顾谭不能容纳他。之前,顾谭的弟弟顾承与张休一同北征寿春,全琮当时是大都督,和魏国将领王凌在芍陂交战,战事失利,魏兵乘胜攻陷了五营将秦晃的部队,张休、顾承奋力抵御,终于阻挡了魏军的攻势。当时全琮的儿子们全绪、全端都是军中将领,他们乘敌军被阻挡之机就出兵进攻,王凌军队就退却了。当时论功行赏,认为阻挡敌军攻势的功劳大,使敌军撤退的功劳小,所以张休、顾承都升为杂号将军,全绪、全端只升为偏将而已。全寄父子更为怨恨,一起构陷顾谭。顾谭因此获罪被流放到交州,他幽居发愤,著写了《新言》二十篇。其中《知难篇》大概是感伤自身的。他被流放两年,四十二岁时在交阯去世。顾承,字子直。嘉禾年间与舅舅陆瑁都被已礼征召。孙权赐予顾雍丞相信中说:“您的孙儿顾子直,有美好正直的名声,等到和他相见,才知道还有超过传闻,我为您嘉赏。”就任命他为骑都尉,统领羽林军。后来顾承担任吴郡西部都尉,与诸葛恪等一起平定山越,各率精兵八千人,回军据守享坑,被任为昭义中郎将,又入朝担任侍中。芍陂之战,他升任奋威将军,出京兼任京下督。过了几年,和哥哥顾谭、张休等一同被流放交州,三十七岁时去世。

编辑 未知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条)